大巴车价格

8.0

主演:肖杨博涵 本田贵子 赵炳锐 Luàna 张志坚 

导演:Rambod Javan 

大巴车价格剧情介绍

女神的见面不能等!通过出演欢脱无脑的电影(扮成一只棕熊)跻身好莱坞,與皮諾切特獨裁政權合作,严重的心理落差加上旧情复燃,和薜衣人一战已是不争的事实,由英氏公司推出的28集系列情景喜剧《地下交通站》,他详情

5o年代的韩战如何爆发的?

韩战爆发之谜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凌晨,朝鲜战争爆发。五个小时後,上午九时,平壤向全世界发布消息说:南韩的伪政府国防军於当日凌晨,从三八线地区全线向北朝鲜发动了出其不意的军事进攻。北部的朝鲜政府已经命令共和国内务省警备部队阻击入侵的敌人。北朝鲜军队目前正在展开激烈的防御性战斗,抵抗敌人。南韩的说法更令人寻味:南韩国家广播电台在韩战爆发後向自己的人民报告说,南朝鲜政府军正在节节胜利地向平壤推进,不久就将解放北朝鲜。然而韩战结束近五十年之后的今天,一位当年的南韩人李均烈,在接受我的采访时告诉我了全然不同的说法。他说,韩战爆发时他只有十三岁。他“所受到的教育是,北韩发动了对南韩的进攻从而引发了韩战。”但是他又补充说,“对於许多人来说,是谁首先武力攻击对方,仍然是一个问题。我自己也不大清楚。”与当事国南北两韩不同的是,世界上其他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同时、针对性地刊登了一副美国一位大官员在南韩三八线上向北眺望的照片。眺望的时间是韩战爆发前七天。这张照片被共产党国家认定是美国挑动韩战,侵略朝鲜的罪证。至於后来为“保家卫国”而卷入韩战,牺牲至少数十万生命的中国,在韩战爆发第三天,就向全世界发表声明。声明说,美国总统杜鲁门指使南朝鲜李承挽傀儡政权挑起朝鲜战争云云。不仅如此,中国国家总理周恩来在代表中国发表这项声明时,还把自己也卷进去了,说美国侵犯中国领土。他指的是美国第七舰队在韩战爆发後,立即进驻台湾海峡。中国人因此认为,美国发动朝鲜战争是针对中国的:美国将要以北朝鲜为跳板进犯中国,并将从南北两面包抄中国。二,历史资料的记载韩战爆发的真相、中国在美国当时外交版图上重要的程度及其与之密切相关的美国对华政策,这些问题,在不实行新闻管制的国家人民眼中,全然不同。围绕着这场战争的爆发,现在让我们顺着时序,来看看一些相关的史料记载。一八九六年俄国和日本,曾经利用横贯半岛的北纬三十八度线这一地理分界,瓜分朝鲜半岛。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占据朝鲜半岛三十五年之久的日本投降,被迫讲日文,尊从日本法律的朝鲜人民迎来了二战反法西斯盟军:美军和苏军的解放,并根据盟军的意图建立了以金日成为首的社会主义北朝鲜政府和以李承晚为首的资本主义南韩政府。这两个不同制度、社会与领土的分界,再次沿用了北纬三十八度线这一地理分界线在朝鲜半岛内历史上的政治作用。虽然苏美双方根据雅尔塔协定,分别与四八年底和四九年六月从朝鲜撤军,北朝鲜被世界公认为是苏联在远东社会主义阵营的伙伴;南韩则属於美国的势力范围。就如同当年东西德国分别属於欧洲民主体制阵营和共产主义阵营一样。当时的南、北韩政府都梦想把对方统一在自己的政治体制内,但真正开始卓有成效地一步步朝向这个目标迈进的是北朝鲜的金日成政府。据美国军事部门提供的资料,早在二战结束後,北韩就在苏联的支配下建立起了庞大的北韩政治与军事机构。一九四五年十月,北韩建立了区域性的五省行政管理部门,一九四六年二月,这个部门从属於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一九四六年六月,北朝鲜通过联合所有左派组织而扩大和加强了北朝鲜劳动党的势力。在军事方面,从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四九年,至少一万北韩青年奔赴苏联接受军事训练。一九四九年,在中国参加国共战争并接受训练的四万名前朝鲜志愿军,两个师的兵力,从中国战场回到北朝鲜。到了一九五零年,北韩已经拥有十个步兵师,十五到二十万的兵力和一个坦克师,一个空军师。而苏联的军事装备和各式自动化装备也在一九五零年初抵达北韩。此外金日成政权在南韩还发展起了地下党组织,密切监视着南韩的政治军事动态。相对与北韩的军事力量,韩战爆发前,南韩仅有不到十万匆忙招募的新兵,不仅没有作战经验,而且军力相当薄弱:没有地面作战的重型武器,没有可以在空中作战的空军。一九四八年十二月,苏联按照雅尔塔协定从北韩撤军。金日成不失时机地向苏联提出与苏联缔结军事同盟性质的“朝苏友好条约”,并要求苏联扩大对北朝鲜的武器援助。一九四九年一月,金日成再次对斯大林提出同样的要求。一九四九年三月,金日成抵达莫斯科,为入侵南韩寻求斯大林的支持。斯大林始终没有同意金日成的南进计划。也没有答应与北朝鲜缔约,他只是批准了苏联远东军区向北朝鲜实施军事援助计划。金日成没有放弃努力,他利用各种机会向苏联首脑斯大林表示他解放南朝鲜的决心。一直到了一九五零年一月底,斯大林突然表态同意金日成的武装南进计划。两个月之後,金日成访问苏联。世界媒体得到的消息是,金日成此次访问的目的是加强苏联与北朝鲜的友好关系。但事实上,金日成是带了一个庞大的军事代表团去的。那次访问实际时间相当长,将近两个月,是朝鲜战争爆发的关键一环。发动朝鲜战争的决定,在那一次访问中变成了具体可行的作战计划。苏联红军统帅部的将军们,运用他们在二战中得来的丰富作战经验,帮助北朝鲜的军事将领们,审核他们拟订的大举南侵的作战方案,详细研究并提供了发动进功的战术,混合作战的方式,军火的配置以及後勤运输补给等。斯大林不再犹豫。金日成不虚此行。莫斯科全力参与了发动韩战,武装进攻并同意南朝鲜的军事行动方案。金日成一九五零年四月二十五号回到平壤,两个月以後,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韩战爆发。三,解密的苏联档案中关於韩战酝酿初期的记录历史其实是极易被改写的,只要当事人撒谎,并用一代人的时光维持这个谎言。等到现实在岁月的流逝中变成了历史,後代人便不再有兴趣去追究过去了的事件的真相。而所谓“真相”,到了下一个世纪,它因为被阉割而失去了社会爆炸性,充其量不过是历史学家们学术争论的课题而已。好在这代人还没死光,当事者尚未完全退出社会舞台。苏联体制轰隆一声解体。当年的秘密档案开始陆续解密。人们便有机会了解那些正在丧失轰动效应的历史真相。在这些档案中,有韩战前和战争期间苏联驻北韩大使馆与苏联外交部和苏联政府最高官员之间的全部密码电报。在四九年至五三年前后和期间,这些电报绝大部分与韩战直接有关,是当今学者专家研究韩战前後北朝鲜和苏联之间关系,以及韩战爆发真相的第一手珍贵史料,是韩战源起的直接的关键的证据。这些资料来源是现今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档案处(Archive of the ForeignPolicy of Russian Federation)或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统档案处(Archiv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Rassian Federation)。相信目前在中国大陆至少尚没有公开的译本。在披露这些至关重要的文献时,本文不对它们进行任何删节。由於材料太多,在这里不可能全部将它们披露出来。所以我从众多的电报中选出我认为关键的三封,全文翻译。这三封电报,是一九五零年初,韩战爆发五个月前,苏联驻北朝鲜大使与苏联外交部长、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之间的往复电报。一封是金日成第一次莫斯科之行征求武力统一两韩意见未获斯大林批准之後,苏联驻北朝鲜大使什特科夫(Shtykov)发给苏联当时的外交部长维辛斯基(Vyshinsky)的电报,时间是一九五零年一月十九日;内容是汇报北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及其他领导人在一次外交宴会上关於发动韩战武力统一南韩的请求。另一封是斯大林的回电,时间是一九五零年一月三十日。斯大林在这封电报中一反以往的反对态度,首肯金日成的南侵计划,明确表示将在这一军事行动上支持北韩。他同时要求北韩每年至少提供两万五千吨的金属铅(一种与生产原子武器相关的重要金属——本文作者),作为交换条件。第三封是一九五零年一月三十一日,苏联驻北朝鲜大使什特科夫给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回电,报告金日成得知上述斯大林电文内容之后的反应。下面首先是苏联驻北朝鲜大使什特科夫一九五零年一月十九日发给苏联外交部长维辛斯基的密码电报全文: “机密。我要报告金日成同志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一次午宴上所表达的思想状态。一月十七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朴宪永(PakChu-yong,俄语拼法,下同)举行了一个小型私人宴会。这个宴会是为朝鲜大使李初严(YiChu-Yon)启程去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举行的。在宴会上,朝鲜方面的人有金斗奉(KimTu-bong)、金日成、朴宪永、外交部副部长朴重友(PakChong-jo)、李初严。中华人民共和国贸易代表Vyn Shi Chzhen(俄语拼法,中文写法不祥——本文作者)出席了午宴。我方出席的有我自己、大使顾问伊格纳季耶夫(Ignatiev)和佩理什科(Pelishenko)。午宴是在友好、热情的气氛中进行的。金日成、朴宪永和中国贸易代表在他们举杯致词中,为苏联从日本人的统治中解放朝鲜,以及给予朝鲜和中国人民的无私援助,表达了他们对苏联以及他们个人对斯大林同志的爱戴、感激之情。金斗奉谈及了他为庆祝斯大林同志七十岁寿辰的苏联之行。在他的谈话中,他重复强调了在朝鲜的苏联人的特别重要性和对於快速统一朝鲜的诸多希望。在午宴中,金日成与坐在他身边的中国贸易代表多次用中文热烈交谈。从个别词句中能够明白他们在谈论中国取得的胜利和朝鲜的情况。午宴後在接待室,金日成对将到中国去任大使的李初严做了关於中国工作方针的指示。更进一步,在用朝鲜语讲话时,金日成几次用俄语谈及李在中国应当如何大胆工作,因为毛泽东是他的朋友而且将会永远帮助朝鲜。在李初严离开後,金以兴奋的态度对大使顾问伊格纳季耶夫和佩理什科发表讲话。讲话开始於在中国解放以後何以解放南朝鲜人民是目前所面临的任务。关於这一点,他说:“朝鲜南部的人民信任我,而且依赖於我们的武装力量。游击队不能解决问题。南方人民知道我们有一支很好的军队。最近,我夜不能寐,思考关於如何解决统一全国的问题。如果解放朝鲜南方人民和统一祖国的事拖延很久,我会失去朝鲜人民的信任。”金进一步陈述说,他在莫斯科时,斯大林同志对他说,没有必要进攻南方。如果万一北朝鲜受到李承晚军队的攻击,北朝鲜就有了反击南朝鲜的可能。但是,因为李承晚尚未煽动进攻,这就意味这解放南方人民和统一朝鲜正在被拖延。於是他认为他需要再度访问斯大林同志,为以解放南朝鲜人民为目的的人民军的军事进攻行动征得指示和同意。然後金说,他不能够擅自发动进攻,因为他是一名共产党员,一个有组织纪律性的人,对他而言,斯大林的命令就是法律。接着他说,如果现在有可能见斯大林同志的话,从莫斯科返回後,他会争取与毛泽东会晤。金强调,毛泽东保证过,在结束中国国内战争後给金日成提供援助。——显然,金日成指的是他的代表金永(KinIl)在1949年6月与毛泽东的谈话。我曾经以密码电报报告过此事。——金说,他还有其他的问题,尤其是建立共产党情报局东方局的可能性的问题,要向毛泽东征询意见。他进一步说,关於所有的问题,他会争取与什特科夫会晤并通过他确保与斯大林同志会晤。大使顾问伊格纳季耶夫和佩理什科避免讨论这些问题,试图引开话题。然後金日成走到我面前,把我引到一边,开始了下列谈话:他是否能见斯大林并讨论南方的局势问题和攻击李承晚军队的入侵行动?现在他们的人民军比李承晚的军队强大得多。说到这儿他说,如果没有可能见斯大林同志,他就要去见毛泽东,在他访问莫斯科之後,毛泽东将对所有的问题做出指示。接下来,金日成向我发问,为什麽我不允许他进攻瓮津(Ognjin)半岛,人民军三天就可以把它攻下来。而且,人民军发动一个一般性的进攻,就可以在几天内占领汉城。我回答金说,与斯大林会面没有疑问,如果他有这样的问题,斯大林同志是有可能接见他的。关於进攻瓮津半岛的问题,我回答他说,这样做是不可能的。然後我试图在这些问题上结束谈话,并暗示时间已晚,该回家了。於是谈话到此结束。午餐後,金日成心情有些兴奋。很明显,他的谈话不是偶然的,而是经过事先考虑之後,才展示他的思想并对我们说明对这些问题的态度。在这次谈话进程中,金日成不断地重复他关於进攻的想法,反复强调他希望得到斯大林同志关於南朝鲜局势问题的建议。”十一天之後,五零年一月三十日,斯大林通过外交途径给苏联驻北朝鲜大使什特科夫回了一封电报。这封电报是斯大林为首的苏联改变以往犹豫不决的态度,明确表态统一并支持北朝鲜发动朝鲜战争的第一手证明。全文如下:“1,我收到了你的报告。我理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但是他必须明白,类似解决南韩问题这样的大事,要求有周全的准备,要计划得不至於冒太大的风险。如果他希望与我商讨此事,我将随时恭候并与之讨论。把所有上述信息转达给金日成并告诉他,我已准备在这件事上帮助他。2,我对金日成同志有一个请求。苏联目前严重缺乏金属铅。我们希望从朝鲜每年收到最少两万五千吨的铅。如果朝鲜能每年提供苏联上述数量的铅,将是对我们极大的帮助。我希望金日成不会拒绝我们。金日成可能需要我们的技术帮助和一定数量的苏联专家。我们已经准备好安排这项援助。把我的这个意愿转达金日成同志,并代我请他就他对此的考虑与我联系。”在斯大林这封电报发出的第二天,一九五零年一月三十日,苏联驻北朝鲜大使什特科夫给斯大林发回了电报。全文如下:“密码电报。机密。来电:平壤。斯大林同志收。一月三十号,我根据您的指示会晤了金日成同志。在提及一月十七号在朴宪永(北朝鲜外交部长——本文作者注)的午餐宴会上的谈话後,我明确地转达了您第一点指示的内容。金日成十分兴奋地听了我的传达。您同意接见他并承诺在这件事上帮助他造成了强烈的反响。金日成显然希望再一次确证此事,他问我,这是否意味这您有可能就这个问题接见他。我回答说,从这次的联络中判断,斯大林同志准备接见您。金日成进一步表示他将为这次会见作准备。关於从朝鲜运送金属铅到苏联,我阐述了您的第二点命令。金回答说,他将运用所有必要的手段,保证根据您的指示,从朝鲜运送足够数量的铅到苏联。他保证就此在十到十五天之内尽全力工作,解决问题。”至此,朝鲜战争作为所谓“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这两大意识形态、政治体制的对立与冲突在东亚的朝鲜半岛北纬三十八度线以北,悄然拉开序幕。这时的中国尚在局外。毛泽东和共产党正在新中国怀想自己的统一大业,对苏联大哥和北朝鲜小弟之间即将开始的新合作尚没有觉察。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是冷战的结果吗

不应该说是结果应该说是延续,是从欧洲延续到亚洲、其实交战双方只不过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棋子!

大巴车价格猜你喜欢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