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搜索神器

类型:韩国地区:韩国年份:2020

种子搜索神器剧情介绍

该剧是一部浪漫爱情喜剧,讲述为爱受伤因而选择“不婚”的女子,以及想把和她的错误因缘变成爱情的男子之间的爱情故事。有着“前世”这一奇幻要素,以及极其现实的“结婚”和“不婚”主题。描述年轻族群里流行的“不详情

急!赵本山小品《拜年》台词

高秀敏: 你咋这么慢呢? 赵本山: 咋快呀,我还会飞呀? 高秀敏: 你咋不知道着急呢?咱家那鱼塘快到期了,那乡长小舅子急了,他要承包,这么大事儿咱不找乡长说说能行么? 赵本山: 既然到期了说也没用! 高秀敏: 咱最后再争取争取呗! 赵本山: 你争取你这大过年你也太抠了,就带俩王八,丢人。 高秀敏: 要说依着我呀这俩完应都不拿了。 赵本山: 那拿啥呀? 高秀敏: 现在是不时兴送礼了,都讲究用感情沟通。 赵本山: 咋沟啊? 高秀敏: 用语言,说好听的呗。 赵本山: 完了,你让我玩鱼塘行,让我玩语言好有一比呀, 高秀敏: 比啥呀? 赵本山: 瞎么杵子上南极根本找不着北,脑血栓练下叉根本劈不开腿,大马猴穿旗袍根本就看不出美,你让潘长江去吻郑海霞,根本就够不着嘴。 高秀敏: 我说你呀你呀,一整这没用的你一套一套的,老头子你听我的,进屋咱先别着忙说事,猛劲给他戴高帽,多说几句拜年嗑,只要乡长心一乐,保证沟通的差不多。 赵本山: 戴高帽人就给你乐? 高秀敏: 那咋的,别说他乡长啊,就是大总统给他戴高帽他都乐啊,戴高乐么! 赵本山: 哦! 高秀敏: 敲门 赵本山: 哎呀我就怕见领导! 高秀敏: 你记住了,进屋先别着忙说事,看我的眼色行事。 赵本山: 恩,你敲吧! 范 伟: 哎呦,回来啦!你是? 高秀敏: 我是你老姑, 范 伟: 老姑? 高秀敏: 啊,咱俩原来一个堡子的,父老乡亲,小米饭把你养大,胡子里长满故事,想没想起来? 范 伟: 你是那家来的? 高秀敏: 东头老高家,把门第一家,三间大瓦房,我爹高满堂。 赵本山: 外号高大毛子! 范 伟: 哎呦,这个是? 高秀敏: 他呀,是我老头儿。 赵本山: 高大毛子是我姑爷,不是,我是他爹的老丈人,不对,他爹是我岳父,我们俩原配。 高秀敏: 乡长啊,要是在我这儿论那你还得管他叫老姑父呐!快来认识认识啊。 赵本山: 老姑父,过年好? 高秀敏: 反了,他管你叫老姑父。 赵本山: 哈哈 高秀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范 伟: 哈哈 赵本山: 让进了吗? 范 伟: 这老头? 高秀敏: 乡长你进来吧,还在外头干啥呀? 范 伟: 这也不是到谁家了? 赵本山: 你坐啊! 范 伟: 哦 高秀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本山: 哈哈哈 高秀敏: 乡长你想起来没? 范 伟: 哎呦我还是没想起来。 高秀敏: 你上中学走那天我还去送你了么,临别时送你上路,你回头跟乡亲们一摆手,当时老姑的心呐,默默无语两眼泪。 赵本山: 耳边响起驼铃声吗!  高秀敏: 这回想没想起来? 范 伟: 阿!这歌词我倒是想起来了,可是你还是没想起来。 高秀敏: 也难怪你想不起来,你说你上中学走那年那,我30多岁,今年我50。 赵本山: 我56。 高秀敏: 谁问你了? 赵本山: 你问不问我也56,属鸡的...... 高秀敏: 你说要说这人那,没处看去,20来年没见面,你说你当乡长了,上那说理去? 范 伟: 我这个乡长当的还没处说理了? 赵本山: 说那叫啥话呀?范乡长就是天生当官材料,乡长你忘没?选你那年当乡长我是村里代表么 范 伟: 啊是是是, 赵本山: 那年我记得是7月份连雨天呐,那家伙从早上下一直下到中午哇哇的,就听咔嚓一个大雷,范乡长诞生了 范 伟: 不是你的意思我是那雷劈出来的? 高秀敏: 哎呀乡长他可不是那个意思,他那意思是说呀:霹雷一声震天响,来了小范当乡长,领导农友闹革命...... 赵本山: 啊恩恩哼恩恩哼。 范 伟: 呵呵呵呵,老姑父你说什么呢这是。不是你们呐,肯定是有事儿, 高秀敏: 不不我们没啥事儿,我们那都是小事儿,乡长你说你这一年这事儿太多了,你给咱们全乡办了多少好事啊?你说从普及科学种田,到开发粮食项目,你今天去银行,明天跑科委。你真是操碎了心,磨破了嘴,身板差点没累毁。 赵本山: 还给寡妇挑过水呢!全乡都知道这事。 范 伟: 啊,那都是小事儿,噢...... 高秀敏: 大事儿也有哇,大事儿...... 赵本山: 大事儿一年干老了,香港回归、三峡治水、十五大召开、江主席访美、这一年把你忙......这也不是他干的啊? 高秀敏: 那不对啊,他给负责发布精神呐~ 赵本山: 对,你一发神经,我们都干疯了! 范 伟: 我发什么神经我呀? 赵本山: 发精神, 范 伟: 我跟你说你们呐,不用给我带高帽,有事儿就直说。 赵本山: 他不让说, 高秀敏: 没啥事,这不是么来到年了,我跟你老姑父合计,你说这范乡长一年把咱们全乡领导的这么好,我俩呀代表基本群众来给范乡长拜个早年。 范 伟: 谢谢谢谢谢谢 赵本山: 过年好! 高秀敏: 我们衷心祝愿乡长,年年健康,岁岁平安,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赵本山: 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范 伟: 呵呵,不是,您老是不是有点用词儿不当啊,你们有事儿就说事儿,要是没事儿的话,哎,我可走了噢—— 赵本山: 我哪句话不对了? 高秀敏: 你别老跟着瞎掺言, 赵本山: 我说那没别的意思啊, 高秀敏: 你去坐那等着,败吵吵了。 赵本山: 快说事儿,要走了都。 高秀敏: 乡长,我们有事儿。 范 伟: 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有事,来吧,说事。 高秀敏: 那啥,你小舅子昨天上我们家去了, 范 伟: 他干啥去? 高秀敏: 他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说啥不让我们俩养鳖,说这事要不答应,就把我们那王八捞出来挨按个放血。 赵本山: 那啥,乡长啊,我跟你说,嘻,我不知道说的好不好, 范 伟: 没事,你说吧; 赵本山: 你小舅子对你影响不好,嘻嘻...他有点仗势...嘻嘻...不好说,反正是影响不好,那天上俺家去了,那家伙一进门就告诉,谔谁那个老蔫巴和那老高婆子在家没?给我弄俩王八!俺俩就给焖上了么,喝酒一斤多,说那话就没处听。 高秀敏: 哎呀那家伙吹的呢,说他正在俄罗斯谈判,要买一个航空母舰, 赵本山: 赶紧倒出鱼塘来,我好回来抓紧时间训练。 范 伟: 您老是那个养鱼大王赵老蔫吧? 赵本山: 正是陛下。 范 伟: 你一进来我就认出来你了。 赵本山: 妈呀,乡长把我认出来了。 高秀敏: 乡长啊,这不是我俩来问问就是拥故这个鱼塘的事,这不是到期了吗?我俩问问下一期到底包给谁了? 范 伟: 哎呦,关于这件事儿,你等过了年由下一任乡长通知你们。 高秀敏: 下一任? 赵本山: 你就告诉得了呗 范 伟: 这不是刚开完人代会吗,我已经不是乡长了。 高秀敏: 你下来了? 范 伟: 啊!下来了,呵呵呵! 赵本山: 妈呀,下来啦?哎呀我的妈呀,你下来你早说你看把我两口子累的。这家伙下来也就平级了我也不用怕你了,哎呀下来了。 高秀敏: 你给我们整点水呀?这嗓子都干巴了这家伙说的。 范 伟: 好好好! 高秀敏: 哎呀我的天呐,这家伙累的。 赵本山: 哎呀,这家伙连大气都没敢喘, 范 伟: 倒水! 赵本山: 够了,俺俩分点儿得了,不用了。 范 伟: 呵呵! 赵本山: 有烟没呀? 范 伟: 啊啊啊,我不会抽烟,对不起! 赵本山: 那就算了。 高秀敏: 哎呀,下来了? 赵本山: 嗯,拥故啥呀?腐败啦? 范 伟: 啊,是这么个事。 高秀敏: 你别说了,你下不下来我们不管,今天我们俩来呢就是想知道知道这个鱼塘咱们乡里究竟包给谁了。 范 伟: 我不是说了吗,过了年,你就明白了。 高秀敏: 啊呀呀呀也不别过了年了,谁听不明白呀,现在我就明白了,那还用问呐,肯定是包给你小舅子了,你俩合伙包的,我说三胖子, 赵本山: 三胖子? 范 伟: 啊啊啊,我小名叫三胖子,哈哈! 赵本山: 哦,我小名叫狗剩子。 高秀敏: 三胖子,不是我说你呀,作为老乡你是真不够意思啊!你说你当乡长当这么多年搂够了,临下台之前把小舅子安排明白了,得罪人的事儿让下届领导说,你里外装好人,不是我说你三胖子,像你这样的领导干部啊, 赵本山: 哎哎哎? 高秀敏: 把你撸下来算对了,对了。 赵本山: 干啥呀?过分了嗷,你咋这样呢?刚才你说那些话跟现在也不对卤子了,让人下来你就说那难听话,我看不好,是不?既然这大侄儿从乡长一下变成三胖子了,咱就不要照头再给一棒子了,对不?这时候的人,最需要理解,需要安慰,是不?谁一生还还还不犯点错误啊?犯错误就改,改完再犯呗, 范 伟: 嗯? 赵本山: 不是啊犯完再改,改完再犯,千锤百炼么!没事!这个,老姑父陪你沟通沟通,我也没吃饭咱俩整两盅呗? 高秀敏: 咳! 范 伟: 哎呦呦太好了!快快快,上炕上炕; 赵本山: 这时候人最空虚的时候,你别跟他那样。 高秀敏: 我说你这心咋这么大呢? 赵本山: 一生哪有恁顺利啊? 高秀敏: 那来钱道都让人堵死了,你还有心思喝酒啊? 赵本山: 呆着吧! 高秀敏: 你现在就是给我喝云南白药也无法拟补我们心灵上的创伤~回家 赵本山: 你咋这样呢, 高秀敏: 我让你回家! 赵本山: 我让你——呆着!美呀?我还管不了你了,坐兹没声!坐下噢!……啥好事儿都一家的啊?地球非得围你转,你是太阳啊?说那些个臭氧层子有啥用啊? 高秀敏: 他小舅子会养鱼啊? 赵本山: 我下生就会啊?学呗!没事三胖子,你告诉你小舅子有不会的地方你问老姑父,老姑父干别的不行,养鱼绝对是这个。我告诉你你不下来了么正好没啥事儿干,你养鱼,你当乡长一年累——累够戗的,你整的那着急上火的,完了这嘎哒还写信那啥又告你,你犯不上!你养鱼!我这一年五六万呐! 高秀敏: 咳! 赵本山: 你咳嗽它也是五六万,你不用搁那!特别是养甲鱼,一本万利。我告诉你,我给你拿两条。这完应看好水,掌握好饲料,我完全自己配制食料!吃啥完应爱长。 范 伟: 喝酒! 赵本山: 喝酒不行,喝酒它上头。你给它喝酒,它酒糟都不吃! 范 伟: 我说咱爷俩喝酒! 赵本山: 啊?咱俩啊,我寻思你给王八灌酒呢!哎,喝! (电话响) 赵本山: 你把那干了! 范 伟: 不行,我喝不了那些。电话电话; 赵本山: 我接,谁来呀,你把那干了,嗯嗯嗯,你喝了,我跟他说去。你谁呀?喝酒呢。不干了,你别往这打了,养鱼了,嗨你说别的没用,就是不干!找——范县长——报到?你找县长你往乡长家都不干了,你跟我扯那没用的,他找范县长报…… 范 伟: 是找我的, (本山落地) 范 伟: 喂!喂!没事儿!没事儿,这边有个客人。 赵本山: 我鞋那?完了完了,产房传喜讯,人家升了……该!我说不让你来不让你来偏来,这回乍样?我觉你耗子给猫当三陪你挣钱不要命了! 高秀敏: 那你都怨我呀? 赵本山: 不怨你怨谁呀?刚才我是不是上炕了? 范 伟: 对, 赵本山: 我是不是喝酒了? 范 伟: 对, 高秀敏: 你还吃人家菜了那! 范 伟: 太对了! 赵本山: 这可咋整啊? 范 伟: 以后处理吧! 赵本山: 哎呀妈呀! 高秀敏: 咋办呐? 赵本山: 回走! 高秀敏: 那咱那甲鱼还在屋呢,还有筐! 赵本山: 你要啥甲鱼! 范 伟: (拿着鞋出来)哎给你给你—— 赵本山: 这你炖了吃了吧,这完应味才好呢,妈呀! 范 伟: 呵呵穿上别着凉!老姑进屋吧! 高秀敏: 那啥那鱼塘我们不包了, 范 伟: 进屋吧! 高秀敏: 那鱼塘我们真不包了, 范 伟: 进屋吧! 高秀敏: 我们真不包了,现在我俩回去给窝棚扒了把王八捞出来按个放血。不包了! 范 伟: 老姑你这是逼我啊,实话告诉你吧,下一期鱼塘,还由你们继续承包! 高秀敏: 不可能,那我在屋里那么问你都没说呢? 范 伟: 我为什么不想告诉你那,你说我那个小舅子他想包鱼塘,他是那块料么,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我怕一告诉你们呐,年前一传出去,他又喝点酒到我们家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我烦他!老姑,我也忙一年了,我也想过个消停年呐!老姑! 高秀敏: 那过完年他不还得闹你么? 范 伟: 闹谁去呀?过了年我到县里上班了,乡里都换新领导了,他闹腾谁啊? 赵本山: 对,在闹就收实他! 范 伟: 哈,没错! 高秀敏: 那乡长太谢谢你了, 赵本山: 好人。 高秀敏: 那真谢谢你了,那啥你上俺们家吃点饭去呗? 范 伟: 不了不了,这回你俩放心了吧?把东西都拿着,我还得报到去呢。 高秀敏: 哎乡长,这是给你拿来的,你吃 ! 范 伟: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老姑再见! 赵本山: 再见老姑父! (完)



笑话一则

从前有一颗软糖,在街上走了很久,突然说:我的脚好软哦 ~~! 什么动物能贴在墙上???答案:海豹(海报) 面包走在路上突然肚子饿了,就把自己吃掉了... 小猪:“小鸡,你为什么都不洗澡?比我还臭。”小鸡:“妈妈不让我洗。” 小猪:“为什么?” 小鸡:“妈妈说我洗澡时来回搓自己好下流。” 最强冷笑话- 一天,三只小猪为了躲避大灰狼的追赶,而建造了三个小屋。大灰狼不费劲的吹毁了草屋,木屋,砖屋,三只小猪们拼命的跑,但是还是被大灰狼追上了。三只小猪绝望地说,你看着办吧。阿拉放弃了,随你怎样。此时,大灰狼*笑着,留着口水说:那快告诉我小红帽在哪里? 一个小火柴,头很痒,就抓了抓,然后就着火了,把自己烧着了,然后就进了医院,变成了棉签 ,因为头上被包上了纱布…… 某日国战如火如荼,团长为了激励士兵的士气来到了大草原前线……团长问:情况怎样? 弓箭手报告说:报告团长!前方20公尺的帐棚旁有一个拜索斯的弓箭手,不过他的准度很烂,这几天射了好多次,都没有射到人。 团长听完便问:既然发现敌国的弓箭手,为什么不把他干掉? 弓箭手说: 报告团长!不好吧,难道你要让他们换一个比较准的吗 最强冷笑话 一个鸡蛋去茶馆喝茶,结果它变成了茶叶蛋。 有一个绿豆觉得郁闷,就从100层楼上跳了下来,结果变成了红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流血了

猜你喜欢

  • HD高清

  • HD

  • HD

  • 更新至08集

  • HD

  • HD

  • 完结

  • BD

  • 已完结

  • 完结

统计代码